回国探亲 感慨良多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12 14:57

  九月中旬,带着女儿和老公回娘家。女儿出生一年半,第一次回中国姥姥家,老公因为工作只能呆两个星期,而女儿则随我一起呆了一个半月。大概是因为有两年没有回家的缘故吧,这一次的故里之行真的是感受感慨一箩筐,想说又不知道从哪说起,最后还是从最贴近的衣食住行开始下笔。

  穿衣对我个人来说只是随心情而定,从来没有什么品牌意识,加上自己的身体条件限定,遇到合适的就买是我一向的宗旨。不过我是从研修生开始在日本生活的,买打折衣服似乎已经成了我的习惯,结婚后也没有改变。在日本经常逛的服装超市是“しまむら”,这对于普通的平民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地方,衣服样式,尺寸,流行指数……相对来说都是评价很高的。最重要的一点,这里的衣服很便宜,一件普通的女式衫裙,一两千日元算是贵的了,几百日元的有的是,折合人民币也就是四五十块钱。

  当我一身休闲牛仔的打扮回家以后,首先是到机场接我的堂姐和妹妹对我品评一番“怎么出国好几年,一点都没变,还像一个农村丫头。”这话虽然不是一盆凉水,却也让我的心凉了一半。再看看堂姐和妹妹,打扮的确实是很时髦,衣着与杂志上介绍的也不差分毫。过后和妹妹闲聊时才知道,她买衣服基本都是一百块钱以上。这还是便宜的,稍微流行一点的或者是在品牌店里的更贵,而她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一千五百块左右,其中的三分之一是用来买衣服的。

  这样一比,中国人和日本人的衣服消费的差距就很明显了,“人靠衣服马靠鞍”这句话更深入中国人的思想。在中国一个月挣两千的年轻人,每月把自己的工资拿出三分之一,甚至一半来购买衣服的人很多。在日本却是很少,一个月挣二十万的社员,能把十分之一用来买衣服的都是少数。

  我的穿衣观念在中国很少能行的通。去品牌店买衣服在我看来不值得,花大价钱买来的衣服不实用,只能摆在衣柜里看;而去售货摊买因不会讲价又常常被宰,要花一大半的冤枉钱,运气不好时还有可能买来残次品。如此碰壁几次之后,我最终放弃了在中国疯逛购衣的想法,还是捂紧钱包回来慢慢选购吧。

  吃,是此次回国最大的问题所在。这两年的食品问题一直在曝光,安全、卫生、激素……每天都要吃东西,这是最不不能忽视的问题。尤其是女儿,因为第一次到中国,怕她会水土不服。

  回国之前,给女儿准备了大量的婴儿食品,甚至连她经常吃的素面和海苔都带了一些。婆婆也是千叮万嘱,不能喝生水,不能吃隔夜食品,没吃过的东西不要乱喂……生怕一个不小心,她的宝贝孙女会遭罪。不过准备归准备,女儿身上终归流了一半中国人的血,来到中国后,别说什么换水土问题,连肚子都没坏过一次。吃的东西也是跟我一样,反倒把从日本带回去的婴儿食品全部送给了邻居。

  对于吃,最高兴地莫过于我和老公了,我自不必说,家乡菜肯定是样样都想吃个遍。老公虽然身为日本人,却对中国美食是赞不绝口,到中国出差时就常常自己一个人到饭店吃饭,逛街时吃各种小吃,这一次则可以把丈母娘的拿手菜吃个够,真是比旅游还划得来。

  在中国买东西的感觉真好!到集市上去,一堆一堆的蔬菜,大块大块的肉,还有那些朴实的面孔,如果闲聊几句感觉好了,不但称给的高高的,还会额外附赠一些小东西,一棵葱,一块姜,这样就可以不用专门跑去买了。

  反过来再看看日本这面,西红柿论个卖,芹菜论根卖,肉是论克卖……虽然包装精美干净,可是总是觉得少了些人情味。就像老公说的,在中国吃饭,大盘大碗地让人觉得热闹;回日本后对着那些小碟小盘,总感觉太冷清,吃得没有意思。

  巧的是,这次回去正好赶上了阴历八月十五。我好几年都没吃到的月饼,这一下真是好好吃了个够。老公回日本时给大家带的土特产也是月饼,正宗原味的中国月饼,恐怕比什么都让他们高兴。

  房子现在可以算是中国的最大热点了,大城市的楼价不用说了,就连我所在的小县城也是插着翅膀地往上飞。

  我的一个朋友,刚处了一个男朋友。两人都是工薪阶层,月工资合起来大概有三千到四千左右,现在手里没有积蓄,工资用来对付房租和日益高涨的物价可谓是正好。谈到结婚问题时,自然而然就谈到了房子问题,有房子才算是有一个家呀。

  两人坐下开始算帐:现在市区内的房子是不用考虑了,一平方米都是万元以上了。挑了一个离市区较远的郊区,到市内坐公交得一个多小时。即使这样价钱也是四五千一平米,将来一家三口怎么也得需要一个两居室,面积六十平左右吧。如果连装修都算上,最低也要三十五万。

  他俩不吃不喝得存十年才够买一套房子。如果是按揭贷款来供房的话,先交十万首付,剩下的每个月还一千,要还二十多年。这二十年间,他们还要生小孩子,供孩子上学;父母年岁大了,还要照顾老人。一辈子全被套在房子里了。

  中国现在网络上最流行的话就是“房奴”。买房子本是为了让自己有一个归属,有一个家。可是现在的房子,却把人给压得连松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。只怕这本来让人有安全感的家,成了最没有安全感的地方。

  有的朋友对说我,不用为了房子奔波,是人生最大的幸运。不过话说回来,虽然房子是一个大问题,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住在房子里的人,能和自己相守一辈子的才是最大的幸福。

  交通是我这次回国感慨最深的一点。我家是农村,在我来日本之前,谁家里有一台摩托车都是很得意的事儿。这次回去一看,路上跑的摩托车比自行车还要多,再加上各式各样的出租车,面包车,马路上几乎连人走的地方都没有了。

  有车虽然是方便了,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。

  我下飞机后是直接预定出租车回家的,走了三个小时的高速公路。说句实话这三个小时我一直是心惊胆颤。那位司机大哥,不但没系安全带,还在开车时很自然地拔打电话。我生怕他一个不小心,把这一车人给呜呼了。不光是这一次,以后坐别的车也是一样,系安全带的人几乎没有,而边开车边打电话则是家常便饭。

  在日本开车是非常严格的,必须要系安全带,不许打电话,超速和酒后驾车更是禁中之禁。中国虽然有同样的规定,但是遵守起来却没有日本人这么自觉。这一点真的希望大家能好好遵守,毕竟是关系到自己和他人安全的问题。

  回家后常常会觉得嗓子痒,后来才想到,现在车多了,排出的废气也多了,空气自然就不如以前。

  不光是空气问题,我家附近有一所小学,我读书的时候都是自己和小伙伴们一起走去的。可是现在的孩子都必须是由家长接送才行。因为车多了,小孩子们东跑西窜很容易出车祸,所以学校才有此规定。

  还有就是不守交通规则的人也特别多。带女儿去县城玩的时候,下车后要过一条马路,人行道离下车的地方要走十分钟。偏偏许多人都不愿意走,宁愿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穿过去。我抱着女儿好不容易走到人行横道附近,才发现红绿灯根本不起作用,红灯时照样会有车跑过去。

  有一次带着老公去市内观光,坐出租车时正好赶上了堵车,在十字路口处被挤得无法动弹。交警指挥时偏偏又有车乱闯进来,有正义感的司机摇下车窗大骂,结果是喇叭声、骂声、抱怨声响成一片,我和老公坐在车内不知所措。

  很多从日本回去的朋友都会有同样的感觉,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适应去过马路,还要用很长时间去适应那些喇叭声。真希望下次再回去的时候,我们的路上也会像日本这样井然有序。

  这一次回国,一共是呆了一个半月,女儿刚会和姥爷玩的时候就不得不回日本。家人和邻居们是最让我难忘的。父母天天想着为我做好吃的,妹妹帮我哄女儿,和蔼可亲的邻居们在我回国之前,给我买了各式各样的东西,让我带回来给公公婆婆。浓浓的人情味让我都有些舍不得回来了。

  家乡的变化虽然有好有坏,可是再变那里还有我的家,有我的亲人。牢骚说出来以后,又在数指盼望,下一次的归期又是何时。